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求助申请 我要举报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件查处

米兰柏菲医美传销案 缔造的“美丽、健康、自信”财富梦破灭

作者:今日头条 2022-05-20 16:18:05 参与跟帖(0) 浏览次数:206
直销之窗05月20日发布:广西米兰柏菲投资有限公司是国家批准的合法的民营公司,他们凝聚实干艰苦创业负重加压以快补晚:安置职工、交纳税收,汲取全国各医美行业先进的运营管理模式,为不确定的多数人传达美丽和健康,成为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令该公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该公司董事长谭煦俊等几十名被告被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判刑,其案情之典型,颇为耐人寻味。


图片


广西米兰柏菲:是非法传销还是传的美丽和健康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
两弯似蹙非蹙倦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手如柔胰、肤如凝脂……
泱泱华夏大国,几千年来,形容女子丰姿美貌的丽词佳句总令无数人沉醉心动,国人对美的欣赏和追求是恒古不变的。
现今时代,物质的丰富、科技的发展、文化的繁华于二十一世纪也催生了遍及全国的令无数女子趋之若鹜的美容行业,使更多的女子美丽自信神采飞扬,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子更为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貌。基本上可以说:只要是收入尚可的成年女子,都没法抵御美容行业的吸力和魔力,美容行业也的确是一个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兼赢的利好行业,尤其其中的医美行业,更是被称之为美丽的缔造者、健康的修复者、自信的传播者。
而广西桂林米兰柏菲医美涉嫌传销一案,却给这个行业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震荡,涉案的十多名主要人员已被定为传销,董事长谭熙俊在法庭上高呼自辩:“医美行业成千上万家,基本上都是我们这样的模式,我们不可能是传销。”
鉴于本身有着多年美容行业的技术和经验,2015年5月,谭熙俊带领着同行兄弟、远来广西的老乡亲戚共同成立了广西米兰柏菲投资有限公司,他本人任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主要向客户推介和推广整形服务即医学美容项目,同时将有服务需求的客户介绍到整形机构医疗门诊部。公司和门诊部报批报备手续完善,诊疗项目获得了卫生主管部门及食品和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审核批准,门诊部投入巨资购买设备,诊疗设施齐全,经营环境典雅,有专业的医护区、手术室,管理和服务流程缜密规范,多次受到地方和上级卫生健康管理委员会的肯定。公司服务项目涉及当今女子热衷项目,皮肤保养如水光针、微整形如注射玻尿酸、瘦脸针等,手术项目如假体隆鼻、假体封下巴、小切口做双眼皮、眼袋、线雕提升、隆胸等项下项目,均在营业执照和许可证经营范围内。
同在异乡打拚,大家凝心尽力,几年间,米兰柏菲获得快速发展,在南宁、柳州、长沙、武汉等也陆续开了分店,精湛的技术和良好的服务在当地小有名气,深得许多爱美女子的信任和认可。
但是令谭熙俊和所有员工没有想到的是:2019年12月3日,桂林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象山分局数十位便服警察来到不具管辖权的谭煦俊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万达公馆东5栋2单元2301室对谭煦俊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并对谭煦俊一同被拘留的还有10多人。在没有向谭煦俊和亲属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对涉案住宅进行了搜查,扣押了谭煦俊名下房产证18本,在广西南宁开户的建设银行、工商银行、民生银行个人银行卡30余个,账内资金4000余万元。
从此后,轰动一时的广西米兰柏菲传销案就此拉开了序幕。
2019年12月3日始,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将谭煦俊和总经理、股东、氧康项目外联总监、桂林柏菲丽格医疗美容有限公司股东、医务部负责人、医疗美容门诊部负责人等几十名陆续刑事拘留,至今仍有13人一直羁押在看守所。
传销,是我国近些年严厉打击的刑事犯罪活动,国务院的《禁止传销条例》对“传销”认定为:“本条例所称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对谭煦俊等人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认定,他的亲属和朋友们并不认同,介绍说:警方之所以认定传销,是因为他们的会员制,可米兰柏菲的营销方式就是与全国医美行业一样,所有的客户只要来消费的都是会员,哪怕祛皱消费298元,也是会员,这本身就契合当下潮流,到饭馆吃个饭、到超市买个东西,不都是会员吗?只是我们为了更好地开展业务,鼓励会员消费,为区别会员消费额度的不同,当客户消费累积满3万元时,我们把她当作VIP会员以便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并对她所推荐来的朋友在每项目消费完后给予推荐人业务积分返点,她本人可将积分用作项目的消费,如不需消费,也可返现,消费积累额度越高,享受的待遇越好,就和通常的会员打折一样。不仅如此,我们还有良好的退款机制,比如说,某会员针对某一项目先交了钱,后来不想做了,我们会把她未消费的款项给予退回,这些能够反映真实经营活动的证据,只要查下财务数据就可清楚明暸。再者,认定传销,肯定得有欺骗欺诈行为吧,可我们消费项目每一项都明码标价,并且都取的是广西省同行业的中间价,比如我们的鼻综合基本上是2-3万,其他地区鼻综合有的在5万以上,所以说我们的定价是符合市场行情的,没有超高坑骗的暴利行为,哪儿来的欺诈?女人美容都是根据自身经济条件自愿来消费的,我们也不存在强迫消费,每个会员的项目是实打实地做,实打实地享受美容服务,也没有说她的双眼皮不给她拉、她的隆鼻隆胸不给她做,纯骗她钱。况且,为了口碑和品牌,每个会员的消费项目,我们都用心去做,会员拉双眼皮也好、线雕也好,我们都做得让会员满意,所以,从米兰柏菲医美开始经营,我们是零投诉,也就是说警方、检察院、法院等认定的传销活动,竟没有1个受害人。传销是对社会有极大危害行为的,可我们只是用心去做女人自愿的美丽服务项目,仅凭我们有会员和所谓的会员等级,就成了犯罪了?这也太离谱了,如果这样也算传销,那全国很多商家所采取的鼓励消费的满一定额度的打折促销活动、返积分活动不都和我们类似吗?”

图片


图片


2021年10月上旬,对此案件,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进行了长达五天的开庭审理,就传销活动所应具备的会员层级、案发时间、涉案金额等主要问题,公诉机关当庭仍难以明确,当时也让被羁押多年的谭煦俊等人看到了希望,认为他们所经营的业务,无论怎么硬贴,也跟传销搭不上边儿。
十多名被告的十多名辩护律师一致认为:是否构成本罪?要“罪刑法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释明规定在《刑法》第224条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而米兰柏菲推广方式并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传销活动”。
在刑法第224条之一的罪状中,立法机关已经对传销做了定义式的规定。按照该规定,传销包括两种情形: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这就是所谓拉人头;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这就是所谓收取入门费,本案的实际情况门诊部和医生均具有资质,诊疗项目均获得了主管部门的许可,提供的是真实的美容服务,价格也并不偏离市场正常水平,并不是名义上的商品或服务,而是实实在在的商品消费服务。
法庭上,当问及案发时间和涉案金额时时,公诉人迟迟不能作答,当庭竟无法明确。也就是说从2019年经历几年侦破,竟出现了没有确认谭煦俊涉嫌本案的标志性时间、没有确认是否构成该罪的违法所得、没有查清哪些是涉案所得财产的尴尬局面。
事实上,谭煦俊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西米兰柏菲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警方指控谭煦俊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毫无疑问即使涉罪成立,也是从公司成立运营开始,然而因此案件却将谭煦俊名下资产包括涉案和不涉案的动产、不动产一并查封扣押,就拿广西南宁万达公馆东5栋2单元2301住宅和名下奔驰桂ABK372来说、此住宅和车是2012年谭煦俊合法购买,涉案公司2015年才成立,与所谓的谭煦俊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没有任何的法律因果关系。
令大家不解的是:虽然涉案标志时间、涉案金额、涉案违法财产不明确,可查封扣押却雷厉风行,只要是谭煦俊及亲属的财产,不管获取时间早晚、不管是否与案件有关联,求多求大求全,悉数囊尽。包括谭煦俊与涉案无关的多个银行帐户内的资金4000多万,与涉罪没有任何关系的二姐谭绪田和谭煦俊侄子叶永强甚至已经去世的谭煦俊母亲的账户也难以幸免,事实上这些冻结止付资金与谭煦俊涉案并无关联。
律师认为在冻结止付谭煦俊银行卡侦查行为中存在重大瑕疵和程序问题,《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二十六条明确规定:需要冻结犯罪嫌疑人在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邮电部门的存款、汇款的,应当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制作《冻结存款、汇款通知书》,通知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邮电部门执行。第二十七条不需要继续冻结犯罪嫌疑人存款、汇款时,应当制作《解除冻结存款、汇款通知书》,通知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邮电部门执行。而这些,在此案中都没有按规定执行。
对于谭煦俊和涉案公司的搜查行为、单方解封行为以及查封扣押冻结止付行为,律师认为均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部令35号)的相关规定。
从《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07条、209条、213条、214条相关规定研判中可以认定,谭煦俊案件不属于不用《搜查证》可以搜查的5项内容,因此应当向被搜查人出示《搜查证》方可执行搜查,而此案却没有执行该义务规定,同时又违背了搜查情况应当制作《搜查笔录》的规定,有侦查人员、被搜查人员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签名或盖章,更为严重的是在当日的搜查中:查封、扣押、冻结止付行为没有法律支持,没有会同在场证人和被扣押物品、文件的持有人查点清楚,没有当场开列《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一式三份,写明物品或者文件的名称、编号、规格、数量、重量、质量、特征及其来源,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后,一份交给持有人,一份交给公安机关保管人员,一份附卷备查。对于应当扣押但是不便提取的物品、文件,经拍照或者录像后,可以交被扣押物品持有人保管或者封存,并且单独开具《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一式二份,在清单上注明已经拍照或者录像,物品、文件持有人应当妥善保管,不得转移、变卖、毁损,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一份交给物品、文件持有人,另一份连同照片或者录像带附卷备查。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流程在案发时都没有依规进行。
虽然有以上种种,但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还是在2022年3月16日作出了(2020)桂0304刑初171号《刑事判决书》,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判决谭煦俊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同时判决周**、明**、袁**、黄**、袁**等十二人一年六个月(缓刑)到七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同时把不属于犯罪所得的财产进行了没收。
律师认为:这是一起象山区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审判程序违法的枉法案件。
原审判决认定谭煦俊:该公司的运营模式为设置入门费,采取典型的传销级差制分红模式进行奖金分配。确定了“会员”、“金卡”、“轴金”、“钻石”、“翡翠”五个级别会员制度,后改名为“会员”、VIP”、“市场导师”、“市场总监”、“市场总裁”。其中成为会员需购买3万元项目,成为金卡需购买8万元项目或者发展会员6人下线人员购买服务或产品累计18万元,成为铂金需购买19.8万元项目或者发展会员20人,下线人员购买服务或产品累计60万元,成为钻石需购买58万元项目或者发展会员60人,下线人员购买服务或产品累计180万元,成为翡翠购买168元项目或者发展会员180入,下线入员购买服务或产品计540万元。各级会员推荐他人交费成为公司会员,可以领取20%-45%的提成奖励,上线推荐人可以依据层层被推荐人的交费总额得到公司一定比例提成团队奖和级差奖金。公司以该方式快速招揽会员加入,引诱会员发展下线,从而获取高额非法利益。
事实上,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并非米兰柏菲的真实经营状况,断章取义米兰柏菲经营中的会员和会员层级来附合传销罪的定论和概念。如果真实细致地详察米兰柏菲财务数据,就可清晰明暸:米兰柏菲并没有要求参加者以购买服务的方式获得会员加入资格,而是在米兰柏菲消费后,就是会员,只是为了区别消费会员,对于那些已经在门诊部中购买过美容服务累积达到3万元的客户或介绍过来的客户总消费金额超过3万元的个人会员或美容院,如对美容效果感到满意,可以成为VIP会员或是代理商。对于她们推荐的新客户,给予一定比例佣金性质的报酬,累计业绩好的会员,最高可能获得达到销售额45%比例的佣金,但这个比例并没有超出美容行业佣金水平,其他美容机构对于介绍过来的客户,提成超过50%的也不鲜见。医美行业靠口碑宣传和熟人推荐,也存在其他的形式来源的客户,都需要给付佣金。会员的累计销售额度不同,佣金比例上也不同,这是很多行业都在采用的推广方式,比如商家促销,你购买的商品价格不同,可获得的打折额度也不相同。表面上看来,虽然对会员进行分级,但并没有直接或间接的以发展人员的人数作为计酬的依据。会员升级和计酬的最终依据都是实际推荐人员消费额度的累计业绩。综上,本案的推广行为是具有真实、合法的经营项目的,以销售服务和业绩为计酬基础的行为,并没有扰乱市场秩序,不属于刑法意义上应受刑事处罚的行为。
传销罪的核心要件是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推销假冒伪劣、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低端产品和服务,这是该罪的本质特征,也就是说刑法中的“诈骗”,“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具体到传销活动“骗取”的含义,是指推销质差、价低等冒充高质、高价位的“道具商品”或者“服务”,通过发展下线购买的人头多少而获取相应的高额回报。也就是说,传销不是以直销产品或者实质性服务作为销售者、推介者获取利润的主要来源,而是以“拉人头”的方式,赚取“人头费”或高额“入会费”作为传销者获取利润的主要来源。本案中,米兰柏菲的全部收入均来源于以合理价格为前提的合法诊疗项目所产生的利润。销售人员(包括不同级别的“会员”)的收入来源于正常的实质性的美容服务,并非来源于“道具商品”或者“服务”。因此,本案中的推广模式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传销,周星妤也没有在本案中起到组织、领导的作用,其收入主要是来源于合法收入,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产。既然没有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产就没有法益侵害性。所有犯罪行为都具有法益侵害性,没有法益侵害性就不构成犯罪。
律师指出:原审判决没有证据支持,该判决的证据几乎是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等主观证据,原审判决采信的广西九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广西九信审鉴字(2021)第003号《司法鉴定审计报告》的证据三性和待证目的都存在重大质疑。
原审判决谭煦俊涉案本罪应当有公司董事会、股东会的《会议纪要》《通知》、正式关于如何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文件》以及传销图和“上线带下线”的传销模式,而本案是通过业绩作为计酬方式的。忽略事实,强硬与具有层级分润、虚假商品、欺诈获利行为的传销罪捆绑定罪,难以让人信服。
至此,历经几年的米兰柏菲医美传销大案在广西桂林告一段落,原本是怀着缔造美丽和健康的谭煦俊等人陷入传销困局,家人亲属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每谈及此皆痛心不己:外乡人在异地原本很难,多亏大家同心才获发展,遭遇如此困境后更是举步维艰,所有的美好梦想竟一夕倒塌,也希望此案能引起社会各界尤其是法学界的重视,就案件事实探讨研究,美容行业的这种常规经营方式真与传销活动有关联?罪与不罪、法与不法的客观理性关注,也许能让更多传播美丽、健康、自信的此类同行或此类经营行为更加透彻清楚,让美丽永存人间。

图片


分享到:
广告一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传销组织号称交6.98万三年赚千万 800余人被骗] 的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200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