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求助申请 我要举报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预警曝光

霸王条款、售假欺诈……玩物得志走出文玩电商的“一地鸡毛”

作者:每日商报 2021-08-03 23:24:54 参与跟帖(0) 浏览次数:296

反传销之窗08月03日发布:近年来,文玩电商平台的出现,加之直播经济的崛起,文玩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胡润研究院数据显示,目前文玩市场投资规模接近万亿大关,未来10年有望突破6万亿元。

不过,尽管文玩市场从线下搬到了电商平台,假货仍然是文玩交易的痛点,作为文玩电商界领跑者的玩物得志和微拍堂无一幸免。今年315,微拍堂曾被央视公开点名,实拍多为赝品仿品。而前段时间,玩物得志售卖高仿阿玛尼手表引起热议,线上产品、拍卖流程、退换手续等操作也引来多方投诉。截至昨天中午12点,在黑猫投诉上以“玩物得志”为关键词搜索得到3803条投诉量,假货次品、不能退款、霸王条款、恶意扣除保证金等内容成重灾区。

两个物品初检都只需5分钟 “先鉴别,后发货”成了说不清的摆设?

记者了解到,玩物得志APP于2019年3月正式上线,短短1年多时间里就吸引了超过4000万注册用户。天眼查APP数据显示,玩物得志是目前获得融资最多的文玩电商,从2018年12月18日成立至今已经完成了5轮融资,最近一次是2020年11月4日完成的8000万美元。此外,玩物得志官方宣称首创鉴别服务“先鉴别,后发货”,线上线下多重鉴定为消费者保驾护航,曾被评论“要做文化电商的苦行僧”。但即便如此,却依旧逃不过“假货天堂”标签,为什么?

图片

为此,记者在玩物得志平台上下单了一个价格50元翡翠吊坠和一个价格69元核桃手串,并各花费了4元购买鉴别服务,试图理清该模式。7月2日18:25,记者下单翡翠吊坠,5分钟后,初检便通过了,物流信息显示:“恭喜,您的宝贝已通过鉴别师初检,将进入平台鉴别仓为您实物把关。”巧合的是,记者在当天18:24购买的核桃手串同样只花了5分钟,便在18:29通过了初检。如此“巧妙”的时间,让人怀疑是否真有线上鉴别师在鉴别。

初检结束后,商品就会寄往平台鉴别仓,鉴别无误之后寄给买家。记者购买的核桃手串和翡翠吊坠都通过了鉴别,但奇怪的是,记者收到的翡翠吊坠有两张证书,客服告诉记者一张是平台出具的玩物鉴别证书,一张是商家自行出具的证书。一位文玩行业资深人士吴先生看过这两张鉴别书后告诉记者,玩物得志平台的鉴别书虽然写了“国家首饰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提供专业技术指导”,但只是背书作用,严格来说不属于行业内的权威鉴别机构,谁也不能保证他的鉴别师资格和流程。“每个检测站检测人员和检测设备的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小的检测站胡乱检测一通,也可以出证书。大多数人不了解这些,以为有个证书就放心了。”

图片

而商家出具的证书是由国家认证资质的机构所出具,具备权威。但让人费解的是,记者只购买了玩物鉴别服务,并未要求卖家出具证书,如果商家要鉴别该串翡翠,需要专门寄往鉴别机构,但这一行为不仅在物流上毫无显示,时间上推测也来不及。因此,商家出具的极有可能并不是记者所买的那串翡翠。对此,玩物得志客服只是表示不清楚,对于商家的行为颇有种“事不关己”的态度。

要做文玩电商的“苦行僧”?实则“无利不起早”乱象众多

历经曲折鉴别之后,记者发现收到的翡翠吊坠上有明显划痕,甚至有部分碎裂。当记者将这个情况反馈给官方客服,对方表示可以申请退款。但令人费解的事情又发生了——记者购买时花费4元鉴别服务费,退款时却要扣8元!客服表示,8元包括鉴别费和鉴别服务费,鉴别服务费在购买时是免费的,但记者查看了订单,完全没有显示,让人觉得非常“霸王条款”。

而另一个核桃手串同样令人迷惑,平台出具的鉴别证书上写着“品名:核桃手串;材质:核桃,科:胡桃;属:胡桃;种:胡桃树;总重量:30.09g。”吴先生看着这个证书十分费解。“这样的鉴别服务是要传达什么信息?真假、价值都没有,可以说毫无意义。”

图片

无意义却有利益——购买时4元鉴别费,若退货再扣4元鉴别服务费,虽然消费者根本分不清两者有什么区别,但对平台来说却又多了笔收入。此外,记者还发现,玩物得志的鉴别服务,买家与卖家承担风险,若鉴定为真则正常发货,买家承担鉴定费,若鉴定为假,则卖家承担鉴定费,退还买家货款,扣除卖家保证金,归平台所有。这场交易中,平台坐收渔翁之利。

原以为鉴别服务是为消费者,结果还是离不开一个“利”字。在如此机制下,众多消费者维权声称在玩物得志上买到假货,似乎也就不那么费解了。记者看到,黑猫投诉上以“玩物得志”为关键词搜索得到3803条投诉量,回复率100%,完成率87.6%,投诉内容有假货次品、不能退货,未发货、不能退款,霸王条款、恶意扣除保证金等。

买家难逃“被割韭菜”的命运 文玩电商乱象如何“澄清”

在关于玩物得志的一系列负面声音中,假货次品声音尤其大。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上发布了两张截图,一张截图是他和商家的对话截图,显示该用户花费200元购买了全册共120枚小银圆收藏册,并问客服“东西是真的吗?我送评测了。”没想到客服回复道:“亲,是学习币,鉴赏的,真的得多少钱啊,你退回来吧,我退款给你。”商家已经承认商品为假,然而下一张鉴别截图上却显示,商品已经通过了平台的复检!着实让人怀疑平台权威。

而面对假货,多数情况下,平台和商家互相踢着皮球,维权困难的买家难逃“被割韭菜”的命运。按照玩物得志官方披露的数据,平台已为超过500万名用户提供入仓鉴别服务,累计为用户挽回近6000万元商品购物损失,发展成为当前国风文玩行业规模最大的鉴别机构。当这些沉甸甸的数据在面对一个个消费者真实投诉案例时,真的可以站住脚吗?

公开资料显示,玩物得志的创立者是原微拍堂高管唐金尚。从某个角度来说,因为“站在微拍堂肩膀上”,玩物得志才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就以582万的用户规模稳居2021年中国文玩电商App活跃用户规模第一的高位,超过微拍堂。然而,站在高位上的玩物得志,却在信任危机中动摇了——消费端信任度不断下降,商家也在叫苦不迭,“玩物得志”吧里新老商家对“神一般的客服”“强制续交保证金”“盲拍套路”等手段的吐槽经常刷屏。霸王条款、售假欺诈、恶意罚款、货不对板等一系列问题至今仍未有能妥善解决的转变。

内核松动的玩物得志,似乎并没有想要修正自己,而是试图用“文化产业赋能”走“名门正派”的路子,对接地方政府,瞄准文创产业。CTO褚翔汾口受聘文化集镇“名誉镇长”、打造“钱塘江IP”、打造“大文化产业”……这些动作与玩物得志的文玩电商理念似乎愈行愈远。成立以来,玩物得志的野心不小,但与平台初心向背离的诸多问题却越来越多,走出了文玩电商的“一地鸡毛”。


分享到:
广告一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传销组织号称交6.98万三年赚千万 800余人被骗] 的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200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