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求助申请 我要举报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预警曝光

阿里性侵事件重演?国台酒业IPO关键时刻,前女员工自曝酒后被性侵,涉事男同事已被捕!

作者:凤凰网财经 2021-08-15 16:09:14 参与跟帖(0) 浏览次数:195

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栏目出品 NO.26

文/丸子

系列引言:

茅台的大涨掀起了“酱酒热”,然而,市场却始终没能出现“酱酒第二股”,郎酒、国台,虽然上市的意愿都十分强烈,但却因为不同的原因进度迟缓。目前,郎酒仍在排队等待审核途中,而国台在两次递交招股说明书之后主动撤回了IPO申请,计划10月底再报。

这两家酒企出了什么问题?为何A股迟迟未能出现酱酒第二股?谁又在期盼A股酱酒老二的出现?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仔细拆解了国台和郎酒的招股书,试图从中找出答案。

核心提示:

1、国台酒业实控人为甘肃首富闫希军家族,其背后拥有上市公司天士力。2020年起,闫希军筹措旗下国台酒业和天士生物登陆A股,欲“左手医药,右手白酒”。

2.国台的大股东为甘肃首富闫希军持股平台天士力大健康,因为与实控人名下另一资产上市公司天士力关系密切,国台关联交易频繁,监管曾问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

3.2020年上半年,国台的预付款中出现了一笔向关联方天士力国际营销回购珍藏酒的款项,金额为683万元。公司在招股书中并未谈到回购珍藏酒的必要性,且在珍藏酒有一定增值价值的情况下,回购单价和当时购买单价都不透明,需要国台对这笔款项进行进一步解释。

4、国台酒业拥有上百家持股经销商,这些经销商在2017年和2018年曾贡献近半数收入,2020年上半年,国台持股经销商突然退出29家,但招股书中国台未提及相关经销商退出原因,且存在前后信披不一致问题。

正文:

阿里女员工控诉被上司强奸一事尚未完结,贵州一酒企被爆出了类似的事情。

有媒体称,贵州国台旗下公司前员工莫女士反映,她在一个月前在重庆参加公司半年会后,遭同事龙某性侵。事发之后,莫女士向公安机关报案,据悉,重庆检察院已以涉嫌强奸罪对龙某进行批捕。

这桩丑闻对国台来说无论是性质还是时机都非常糟糕。6月4日,国台酒业出现在2021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的企业名单中,显示终止审查决定时间为6月2日。6月9日,国台与华西证券签订了辅导协议,已在贵州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7月2日公布的辅导备案情况显示,国台酒业将于2021年11月再次上报IPO材料。

从前两次招股书和证监会的反馈意见来看,国台酒业与大股东关联交易频繁,在2020年上半年,国台有意识的对这个现象进行了整改,只是在预付款中,仍然出现了蹊跷的关联交易,有虚增收入、利益输送的嫌疑;此外,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发现,国台的重要经销商和合作伙伴宝酝名酒为前中粮酒业操盘人李士祎创立。此次再度闯关阶段爆出员工性侵事件,对国台IPO进度是否会有影响?

甘肃首富闫希军布局“喝酒吃药”

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的实控人为闫希军家族(闫希军、吴迺峰、闫凯境和李畇慧,其中闫希军和吴迺峰为夫妻、闫希军和闫凯境为父子、闫凯境和李畇慧为夫妻),闫希军家族通过国台集团、天士力大健康、和华金天马合计控制国台酒业84%的股权。

除了国台之外,闫希军名下另一个主要资产是医药公司天士力。天士力成立于1998年,主营现代中药、化学药的科研、种植、提取、销售等,目前A股的市值约为224亿。

从近几年的财务数据来看,天士力的营收和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2019年天士力的净利润同比下滑35.19%至10.01亿元,2019年和2020年的扣非净利润更是连续下滑,分别跌29.58%、12.08%,2020年的营业收入也下降近三成,同比减少28.54%至135.76亿元。

这与A股这两年医药概念火热的走势截然相反。

天士力老产品在国内增长放缓,新产品的推出又不合预期,难免导致业绩失色。股价上来看,天士力在2015年达到37.37元/股的高点之后便一路震荡下跌。

图片

而据wind披露,天士力的控股股东天士力控股集团总资产在这几年也不断缩水,2018年~2020年分别为409.46亿元、397.58亿元和315.03亿元。

对于闫希军来说,坐看自己的财富缩水显然不是个愉快的事儿,因此,从2020年起,他便筹措让旗下另两家公司也登陆资本市场,从而实现财富的跃升。这两家公司分别为天士生物和国台酒业。

图片

2021年1月,天士生物曾撤回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随即重新递表,目前还在科创板的排队进程中。

国台酒业作为冲刺讲酱酒第二的有力竞争者,如果成功上市,闫希军家族无疑能同时拥有A股这两年最火热的两个概念——白酒和医药。

关联方回购封坛珍藏酒 溢价是否暗藏利益输送?

2020年上半年,国台首次递交招股书,得到了证监会多达47个的反馈意见。其中,最令人诟病的,就是国台与大股东天士力千丝万缕的关系,以及背后频繁发生的关联交易。

国台酒业的控股股东为天士力大健康,主要从事投资业务并对所投资股权进行管理,除了持有国台集团79.02%股权、国台酒业8.02%股权和国台酒庄14.59%股权外,天士力大健康还持有天士力集团67.08%股权。天士力和国台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闫希军家族。

而国台和天士力关系有多密切呢?

密切到在央视买广告都要一起买,之后再分开算钱算时长的程度。

在之前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重点询问了国台和天士力共同采买CCTV广告的相关事项。据国台方面披露,因"CCTV国家品牌计划”提出,如果广告主之间有隶属关系的,只能以其中一家报名,所以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都由天士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打包参与竞标。关联关系的依赖之深,可见一般。

关联方依赖过深容易产生虚增收入、利益输送的现象。所以这也是监管重点关注的方向之一。对此,国台在2020年上半年有意识的整治了这方面。

比如,2017年~2019年,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分别为国台贡献了3641.08万元、4816.56万元、4661.46万元的收入,蝉联第一大客户,而到了2020年上半年,帝泊洱仅提供了214.03万元的收入,与此前几年的大手笔大相径庭。

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这一公司为闫希军配偶旗下产业。更为蹊跷的是,帝泊洱在2020年6月退出国台经销商行列,并于2020年9月18日被注销。

图片

虽然“有意识的”清退了第一大关联客户,但是国台还是有一些很蹊跷的关联交易。

图片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金额排名第四的预付款为向天津天士力国际营销控股有限公司支付的一笔683万元的货款,账龄为一年内,这笔款项依然是关联交易,公司解释称为国台销售根据需要向天士力国际营销控股有限公司回购封坛珍藏酒支付的款项。

有意思的是,从之前的新闻通稿来看,国台的封坛珍藏酒在2010年开始销售,每年限量100吨,只招募百位窖主、千位窖客,主打的是稀缺性,有一定的增值价值。

图片

由此看来,当年作为关联方的天士力国际营销也参与认购了封坛珍藏酒,在这过程中就已向国台贡献了收入;如今国台销售再向关联方把这酒买回来,是天士力国际营销不想要这酒了?还是国台销售另有打算?

众所周知,酱酒越存越香,封坛酒的价格也是随着年份的增长而增长,因此,向关联方回购封坛酒,彼时的售出单价为多少?现在回购的单价为多少?增值溢价的空间有多大?从目前国台披露的相关信息来看,恐怕很难深究。

国台的关联交易背后存在太多疑问需要澄清,对于投资者来说,不透明度仍然较高。未来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甚至还在源源不断的发生,国台IPO上最主要的拦路虎依然没有清除。

持股经销商数量披露前后不一致 曾被诟病涉虚增收入

除了关联交易扑朔迷离之外,国台的持股经销商也是监管重点关注的方向,曾多次被诟病有虚增收入、催肥业绩的嫌疑。

在白酒行业,经销商持股是一个还算常见的情形。通过持有酒厂的股权,经销商为酒厂卖酒可以变为为自己卖酒,无疑是对销售积极性的一个显著提升。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国台酒业经销商总数为755家,其中,持股经销商为75家,对比2018年和2019年的104家减少了近30家。

图片

2018年和2019年持股经销商的变动情况还算稳定,基本没有退出,但在2020年上半年持股经销商突然减少近3成,公司未在招股书详细解释持股经销商突然大面积离开的原因,只是笼统的解释退出的经销商主要原因包括经销商基于经营业务调整、市场开拓效果未达预期等主动退出,或因违反公司经销商管理制度、未通过考核而被淘汰。

这个现象疑点甚多。从闫希军的态度来看,国台酒业上市势在必行,不断调整招股书以合规也是为了能更加顺利的上市。而持股经销商作为公司重要的合作伙伴,国台上市之后必将迎来之前持有股份的财富增值,在黎明到来的前夕突然离开?这并不符合逻辑。

在2020年底长达47个问题的监管回复意见中,证监会对于经销商持有发行人股权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问询。由于存在经销商可能配合酒厂囤货,从而做大会计期间的收入的情况,国台的收入真实性一直为人所诟病。

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仔细阅读招股书,却发现国台29家持股经销商的退出存在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信息披露缺失的情况。

据披露,有102家经销商曾通过共创合伙、合创合伙、金创合伙平台持有国台的股权,增资单价为10元/股注册资本。这102家经销商在2017年~2019年分别贡献了2.7亿元、5.5亿元、6.05亿元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8.36%、46.84%、32.35%,2020年上半年,这102家公司累计贡献了3.07亿元的收入,虽然占比已经降至22.57%,但贡献金额仍然较大,超过2019年全年的二分之一。在披露持股经销商相关信息时(招股书P375~P380),国台称2020年上半年仍有102家经销商间接持股,并给出了详细的销售收入数据,而到了经销商变动相关信息时(招股书P232、P243),102家(间接持股经销商)突然减少为75家(包括直接和间接持股),退出持股经销商29家。

这难免令人心生疑惑,且国台并未详细说明是哪些持股经销商在2020年6月30日前这个时间点退出,也未提及相关原因。

为何在此前两年持股经销商从未有过退出的变动、而在2020年上半年被问询之后29家持股经销商突然消失,这背后是否有什么隐情,似乎需要国台酒业进一步的信息披露才能得知。

另外,粤强投资和卡特维拉为两大核心持股经销商,与102家间接持股经销商不同的是,这两家直接持有国台股权,粤强酒业的实控人王富强,通过其控制的佰利达粤强投资持有国台1.19%的股份。

2020年上半年,公司第一大客户为粤强酒业及相关公司,累计贡献8495.37万元的收入,占总营收的6.25%。粤强酒业在2017年~2019年也分别为公司的第二、三大客户,仅次于关联企业帝泊洱生物茶。

重要合作伙伴曾操盘中粮酒业

相关信息显示,2020年国台和李世祎创办的宝酝名酒合作,推出一款名为国台龙耀年份酒小批量勾调的产品。

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从国台酒经销商处得悉,国台龙耀年份酒这款产品大致是由国台酒业负责生产,宝酝名酒进行营销推广,属于中高端产品,厂家的指导价为1499元,市场成交价则一般为1200元左右。

由于这款产品在2020年秋天刚刚上市,因此相关的经营数据尚未在招股书中体现,仅披露了一个经销商合同,金额约为1.1亿元。而招股书中国台提及的主产品仍然是国台国标酒、国泰十五年和国台龙酒等。

图片

有意思的是,宝酝(天津)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即宝酝名酒)由李士祎2019年11月18日创立,创立不到一年,直接跻身为国台酒业第二大经销商,并和国台合作推出了国台龙耀这款酒。

李士祎此人很有些“背景”,原为中粮酒业副总经理、长城酒事业总经理。2019年9月18日晚,李士祎离职。宝酝名酒为李士祎离开央企后的自行创业,从表面来看,李士祎与国台并不存在股权方面的瓜葛,但却短时间内却成为第二大经销商。

后记:

撤回上市申请不过数日,国台酒业再次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并预计在11月重新递交招股说明书。这无疑证明了国台酒业欲成为“酱酒第二股”的决心之坚决。距离国台再次递交招股书还有3个月,公司是否已将关联交易、经销商信披问题完全解决?在紧要关头爆出的性侵案件,又会对国台冲刺上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栏目将持续关注。


分享到:
广告一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传销组织号称交6.98万三年赚千万 800余人被骗] 的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200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