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求助申请 我要举报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预警曝光

120万对赌1500万业绩,只达成35万,时代传奇却不按约退款

作者:社交电商IT 2021-12-14 15:01:17 参与跟帖(0) 浏览次数:292

反传销之窗12月14日发布:2019年,杜芯、小文和安悦等人合资创办了一个化妆品品牌,在经过两年的运营后,品牌积累了一定的用户和代理商。2020年底,她们规划未来一年要帮助品牌在新零售渠道进一步打开市场。

 

一个新品牌在2020年的微商洪流中生存下来已是万幸,想要将业绩在去年的基础上做到翻几番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小文和安悦还是决定试一试。

 

让她们满怀信心的是一家名为时代传奇的公司,她们听说,时代传奇的灵魂人物李婉卿凭借帮助多家新零售品牌快速起盘而享誉业界,与其合作一定能够帮助品牌更上一层阶梯。

 

图片


怀着对品牌未来一年飞速发展的期待,小文和安悦的公司签下了与时代传奇为期一年的合约,时代传奇为品牌做全案服务,服务费用为120万/年,同时时代传奇承诺,如果限期内业绩没有达到1500万,将全额退款。

 

没想到,这一纸合约在半年后成为了压垮公司的最后一颗稻草。

 

在与时代传奇合作半年多后,对方突然停止了服务,并撤走了团队。这不仅让公司在此前项目上的投入功亏一篑,在合作过程中,由于时代传奇方的判断失误、团队的“水土不服”,也让公司旗下代理商流失惨重。

 

而在与时代传奇方协商的过程中,对方不断推脱甚至耍赖,让小文和安悦对其完全丧失信任,从而走向维权的道路。

 

如今,两人奔走在杭州和广州两地间维权已经过去了90余天。但不幸的是,与时代传奇的多次协商均以失败告终,在缠斗过程中,公司已经不堪重负。至今,她们仍旧没有等来时代传奇的合理解决方案。


01120万对赌1500万业绩

 

小文和安悦见到笔者的时候,显露出几分疲惫,长途的舟车劳顿加上前一日,她们在时代传奇公司与其斡旋一天,已经筋疲力尽。


图片

图源小文的朋友圈


“他们就是摸准了我们耗不起,故意拖着我们。”安悦气愤地说道。

 

回顾起与时代传奇接触的过程,她们告诉美商社,起初是听人介绍,经过实地了解后,时代传奇介绍称公司帮助众多新零售品牌做服务,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的公司和品牌,这让她们建立了初步信任。

 

在进一步了解中,她们了解到时代传奇的“灵魂人物”李婉卿在业界名气很大,与时代传奇的合作费用也非常高,这被李婉卿解释为,“敢收全行业最贵的费用,就是因为我们能干出结果”。

 

在时代传奇公司的展览墙上,挂着不少合作的公司和品牌,小文给笔者发来一张她当时拍下的图片,上面展示着蒙牛、福瑞达、蜜拓蜜、韩后、森迷等多个知名品牌的logo,而这些logo上方则是一行加黑的标语“万家新零售品牌首选”。

 

图片

图片由小文提供


“总之他们(时代传奇)特别能吹牛,我们是一个新品牌,心想那么多知名品牌都跟他们合作,肯定能帮助到我们。”小文告诉美商社。

 

而实际上,据他们后来得知,这些品牌中的大多数都没有与其合作,或者合作的项目很小。

 

但最终让她们下定决心的是,时代传奇愿意与其签署“业绩对赌”协议。

 

据小文叙述,与时代传奇签署的合约服务包括为品牌提供定期培训、会务支持、社群协助、模式规划,营销方案制定等“全案服务”,费用为120万元,除此之外,品牌还将为时代传奇方按月提供10%的业绩返佣。

 

但这份合同的补充协议才是关键,时代传奇承诺一年内协助品牌方裂变总回款额1500万(从2020年12月1日之日起计算至2021年12月31日结束)。如因时代传奇方原因未能达成承诺目标,则退回基础服务费,即120万。

 

这样的业绩对赌方案无疑给签约的品牌方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如果业绩如约完成则皆大欢喜,若完不成也可以要回120万服务费用。

 

“我们当时认为,李婉卿在业界也有一定的声誉,时代传奇也是一家与那么多大品牌的合作的公司,最起码的商业信誉应该是有的,再说签了合同总不能抵赖吧,没想到他们毫无诚信可言。”小文说。

 

02“说句话也算服务”

 

这笔看似不赔本的买卖却在日后落成了陷阱。

 

根据合同约定,时代传奇的服务日期从2020年12月1日开始,直至2021年12月31日截止。然而,今年8月左右,时代传奇的服务团队就单方面暂停了服务。

 

提前停止服务并非业绩提前达成,而是远远未达标,甚至明显无法完成1500万的业绩承诺。在品牌合资股东杜芯向李婉卿询问时,李婉卿回复称,“总经办告诉我,项目已经暂停了。”而这让他感到诧异,突然暂停服务并未通知品牌方,而是服务团队的老师突然“玩失踪”。

 

图片

李婉卿与杜芯的微信对话


据安悦称,自此以后,时代传奇就再也没有提供过服务了。

 

今年9月5日,李婉卿让其总经办同事,邀约杜芯来广州面谈,但是在广州12天时间里,李婉卿一直回避见面,未出面解决,与他们对峙的是李婉卿的丈夫——李浩彰和公司的其他人员。

 

安悦告诉美商社,李浩彰是李婉卿的丈夫,也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公司实际上还是李婉卿掌控。李婉卿让她们去公司找李浩彰协商,但李浩彰采取“打太极”的方式拖延,协商并未达成。

 

李浩彰曾对她们说,“服务期限还未截止,你怎么知道完不成(业绩)”。

 

然而当时,时代传奇的服务团队已经暂停了服务,在已经服务的数个月中,业绩也只完成了35万。更为致命的是,在时代传奇服务过程中,由于方案不合理等原因,代理已经流失所剩无几,在限期内完成1500万的业绩希望渺茫。

 

安悦和小文都认为,李浩彰的说辞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甚至耍无赖。直到一番周折后,李浩彰才说出了最终方案,退款80万。但安悦和小文并不认可这个方案,当初合同签订完不成业绩,就要全额退款,如今却成了只退80万。

 

安悦告诉美商社,不仅缴纳了120万的服务费,时代传奇方策划的各种活动,我们也都执行了,并投入了将近300万左右,但回报远远小于预期,截止八月份时代传奇暂停服务,总共完成的业绩只有35万,按照这个数据估算,服务期满之前显然是无法完成业绩了。

 

与品牌对接的时代传奇执行总裁,亦被称为“李婉卿大徒弟”刘静的协商更让安悦和小文感到气愤。在协商期间,刘静称,“我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的,我讲一句话也是服务,不给我钱凭什么跟你讲话。”


在对方的狡辩和拖延下,协商无疾而终,而此后时代传奇也没有再提供服务。

 

直到近日,临近合同截止期,小文和安悦再次来到广州进行协商,时代传奇的态度依旧十分强硬,不退全款。当初李浩彰口头承诺的退款80万也变成了60万。

 


03走法律途径

 

秉着和气生财、解决问题的态度来友好协商的小文和安悦,在经过数次的碰壁后,最终还是决定走上法律的途径,但维权的过程十分艰难。

 

一方面,合同在措辞上有模棱两可的意味。

 

根据当时签订的补充协议,时代传奇承诺一年内协助品牌方裂变总回款额1500万(从2020年12月1日之日起计算至2021年12月31日结束)。如因时代传奇方原因未能达成承诺目标,则退回基础服务费。

 

此外,第2条还补充了“关于未能达成承诺目标的责任,若甲方(时代传奇)认为系乙方(品牌方)原因造成的,应予提供证据,经查证属实的,由乙方承担责任,否则归于甲方原因,由甲方承担责任。”

 

图片

图片由小文提供


这其中责任的划分和认定就十分困难。此外,上文提到的对于“服务”的定义,时代传奇与品牌方的理解也有一定的出入。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些“措辞”在法律上进行界定仍然存在争议的空间。


另一方面,这类经济纠纷通常经过立案到审判再到最终执行需要漫长的周期,小品牌、小公司是经不起时间的消耗的。

 

小文和安悦一致认为,时代传奇对此心知肚明。她们告诉美商社,李浩彰曾在协商中明确说出,“一审判决下来,我可以不服啊。”

 

且不说案件能否控告成功,即便小文和安悦胜诉,时代传奇也可以提出上诉,就算上诉不成功,判决后也可能拒不执行。

 

美商社注意到,2020年7月,时代传奇曾变更过注册资本,由5000万变更为100万,该举动被法律专业人士认为是有意规避风险。


图片

 

据小文和安悦所知,与时代传奇产生纠纷的公司不止他们一家。尽维权之路充满荆棘,但她们依旧决定维权到底,避免其他创业的品牌方/公司上当受骗。


注:为行文方便,文中“时代传奇”代指“时代传奇咨询(广州)有限公司”。


分享到:
广告一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传销组织号称交6.98万三年赚千万 800余人被骗] 的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200
 匿名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
二维码